和我们一起放飞理想吧!
  • 本栏最新文章
摄影专辑AD
  • 本栏推荐文章

国家级贫困县走出的女足冠军_海南新闻中心_海南在线_

时间:2018-07-04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琼中女足队员正在训练 赵颖全摄/本刊

    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正在如火如荼进行。在距赛场数千公里之遥的中国海南省琼中黎族苗族自治县一间会议室内,主要由黎族姑娘组成的琼中女子足球队正紧盯着电视屏幕。屏幕前,10岁的吴优格外兴奋,作为中国入选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的两名球童之一,这位来自海南黎族山区的小姑娘将出现在7月15日的世界杯决赛现场。

    这种场景,让她的教练高禹莹感慨万千。高禹莹对12年前自己第一次看世界杯的场景历历在目:她们一群从大山里走出来的黎族姑娘,席地而坐在当时的教练肖山身边,电视画面里的比赛让她们陌生而新奇。

    肖山教练没有想到的是,12年前,这支诞生于国家级贫困县的业余女子足球队,已三度夺得有小世界杯之称的“哥德堡杯”世界青少年足球锦标赛的冠军,赢得了一个备受关注的名字——琼中女足。

    像中国版《摔跤吧,爸爸》一样,这群居住在大山深处的女孩,人生的轨迹原本可能是外出打工、在家割胶耕种,或早早嫁作他人妇,生儿育女。是足球,改变了她们的人生。

    改变从脚下开始

    平均年龄不到14岁、一群生在海南却没见过海的女孩,接触足球之前,她们不知道足球为何物。然而,就是这样一群山里女孩将足球踢出了国门,踢成了世界冠军。

    琼中县,地处海南岛中部,是一个国家级贫困县。当地流传着一个说法:一琼二白三保亭,指的就是海南的贫困地区琼中、白沙、保亭,而琼中是其中最为贫困的。

    但作为职业教练,肖山却发现,这里的孩子有着得天独厚的身体条件。“长年累月翻山越岭、过沟爬树造就了良好的身体素质,包括起跳在内反应都非常灵敏。”

    最初的24个女孩凭借肖山对她们年龄、未来身高、跟腱形状、瞬间反应、协调和模仿能力等评估,走出了大山,尔后又走向了世界舞台。

    年过半百的肖山常常对现役球员说,“你们现在获得的支持都是你们的师姐替你们打下来的。第一代琼中女足的艰难常人难以想象:每人5元一天的伙食补助,杂草丛生的场地,拾荒、开荒……”作为这支球队的主教练,从不到40岁来到海南琼中县到如今两鬓斑白,肖山付出了很多。

    第一代琼中女足球员陈巧翠回忆说,球队第一次走出海南岛到广东征战就惨遭失败:首场比赛0:8;第二场比赛0:9。对方的不屑,让这帮天真无邪的女孩子连吃饭都不敢去食堂。

    在布满荆棘的路上,琼中女足并没有气馁。与之相伴随的是魔鬼训练和顽强拼搏。2011年在内蒙古包头举办的全国中学生运动会比赛中,琼中女足找回了自信。那次比赛后,球队有3人住进了医院,其中就有王丽莉。

    王丽莉有腰伤,在被对方球员顶了一下后依然坚持比赛,并成功打入一球。等比赛结束,王丽莉被120救护车送进了医院。

    另一个进医院的是王玺燕,她是在父亲去世的第四天含泪来到赛场的。“我希望能踢出好成绩,告慰父亲在天之灵”。但第一场比赛,王玺燕的右脚踝就骨折了……

    当时在场观战的就有第三代第四代琼中女足,师姐们的拼搏精神传递给了她们。

    在2015年瑞典“哥德堡杯”世界青少年足球锦标赛上,琼中女足七战七捷,一举夺得12岁女子组冠军。此后举办的两届“哥德堡杯”世界青少年足球锦标赛,琼中女足成功卫冕,实现三连冠。

    这群黑黑瘦瘦的中国姑娘一下出名了。

    深山走出了24名大学生

    如果不是足球,高禹莹、陈巧翠可能一辈子都走不出大山。

    2011年夏天,高禹莹、陈巧翠等6名第一代琼中女足球员,凭借足球比赛获得的国家一级运动员资格,在通过文化课考试后,顺利进入了海南师范大学。次年,又有7名球员考上大学。

    这样的结果甚至让家长难以置信,对于一个大山里的家庭来说,女孩子能够读大学像是天方夜谭。一个家长甚至给肖山打电话:“肖教练,通知书是真的吗?”

    生活开始向这群从大山里走出的女孩子,展示出它的丰富和无限的可能性。

    她们人生的很多“第一次”都从足球开始:第一次看海,第一次坐飞机,第一次住酒店,第一次出国……

    陈巧翠和高禹莹大学毕业后,在肖山的号召下,毅然放弃了深圳的高薪工作,回到琼中女足当起了职业教练。吴优便是她们执教的球员。

    “毕业后,我们非常愿意到琼中各学校担任足球课老师,让更多的山区孩子在校园里学会踢足球,享受足球带来的快乐,让琼中女足的精神在大山里薪火相传!”这是姑娘们的共同心愿。

    在吴优心里,两位大姐姐教练和一代代琼中女足书写的传奇将会在她们身上延续。作为中国入选的两名球童之一,7月15日,她将出现在莫斯科的世界杯决赛现场。

    第一次坐高铁,主教练肖山告诉队员们说,高铁速度好比火箭,大家要坐稳扶好、身体前倾。女孩子们紧张得摆好姿势,列车启动后她们才发现上当,周围传来善意的笑声。

    在北京,球员们爬长城、游欢乐谷、逛王府井,被某个喜爱足球的公司老板请吃自助餐,高高摞起的盘子吓坏了餐厅老板。

    因为足球,这帮孩子完成了山里父辈们未曾完成的梦想,走出大山,走进全国大部分省份,甚至出国。

    如今,第五代琼中女足球员王静怡梦想着和师姐一样考上大学、成为一名足球主教练。而另一位第五代琼中女足球员陈瑶则刚刚被西南大学录取。

    12年间,琼中女足培养了15名国家一级运动员,42名国家二级运动员,24名球员考入大学,两人进入了国青集训队。

    “比夺冠更重要的是

    拿下人生‘世界杯’”

    从琼中县城中心往西,翻越两座种满橡胶、槟榔和马占树的山头,半山腰上的一个院子便是王静怡的家。

    三间屋子,中间客厅里放着一台牌子模糊的14寸老式彩电。电视上方的墙上贴着一排奖状,一个相框装裱的签名球衣格外引人注目,球衣上密密麻麻写满了名字,其中就有王静怡。

    这是她作为队长,获得2015年瑞典“哥德堡杯”世界青少年足球锦标赛冠军后的留念。

    王静怡是家中的老大,弟弟现在镇上小学读五年级。参加足球队之前,她同弟弟一样,都要走3公里山路去红毛镇上学,每隔一段时间父母都要背着粮米去换取饭票。

    若不是足球,王静怡难以想象自己的人生命运去向何处。在这个大山环绕的村庄,早婚早育是习以为常的事情。

    训练没几年,王静怡回家遇上小学六年级时要好的同学,看她怀抱着哭闹的孩子,王静怡遏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自己还不成熟,怎么照顾孩子?而且没有经济条件,你能给他什么?”王静怡觉得,相比起来,自己虽然很辛苦,但有值得去努力的事业,有对未来的期待。

    童年的回忆已经远去,伴随的还有渐渐陌生的小伙伴。

    “你好不好?”“好,你呢?”王静怡说,如今同村里的小伙伴寒暄几句便没有了话题。而她心里的梦想是考上大学,进入国家队。

    对于52岁的肖山来说,把更多的琼中姑娘送进大学、国家队,是他后半生的人生寄托。

    肖山说,现在队员们遇上了国家大力发展足球的好机遇,海南也正在借这股东风发展、普及和提高足球水平。

    按照规划,海南将在全省范围内遴选建设367所校园足球特色学校,覆盖小学、初中、高中、高校等不同教育阶段的学校,其中小学200所,初中100所,高中50所,高校17所,码王论坛香港马会开奖结果。目前海南省正在加紧落实加强校园足球的师资配备和培训,构建省内校园足球的四级联赛机制。

    此外,2017年,在中国足协在全国组建的43个“青训”中心里,8000名小运动员正在接受训练。2025年,我国将有5万所青少年校园足球特色学校建成。

    &ldquo,开奖结果close;这给未来的队员们提供了更大的发展空间。”肖山说。

    在前国家女足主教练马良行看来,随着球员队伍不断发展壮大,人数不断增多,琼中女足的管理模式、训练方式还需要更专业、更科学的指导和训练。“她们有着良好的身体条件,加之不怕吃苦,未来有无限的可能性。”

    “有天分的,可以在足球这条路上继续前进;但无论以后踢不踢球,在这些姑娘的人生中,有过这样一段经历。她们全身心地热爱一件东西,为了梦想努力地奋斗,与团队一起承担和分享,会是完全不同的记忆。”肖山说。

    似乎是为了证明肖山的话,有一名球员离开球队后,去了深圳打工,她做过餐馆服务生,睡过地下室,最后经过自学,成了一名舞蹈教师。

    第一代琼中女足有个名叫“寻找旧时光”的微信群,时不时聊起彼此的生活和工作。

    “想师父了,想队友们了。”

    “我现在挺好的。最难的时候,我就想在球队的日子,那么难都过来了,还有什么不能克服呢?”

    如今,王玺燕在海口一家俱乐部任专职教练,王丽莉回到琼中思源学校当了一名体育老师,第一代琼中女足球员们在微信群里彼此交流各自的工作,遇到困难时,她们一致表示“绝不认怂”。

    用肖山的话来说,这帮孩子身上都有一种魂,会伴随一生。

    “足球是吃青春饭的,希望这些女孩子能从中收获一生的财富,让她们在社会上能自主、自强、自立、自尊。”肖山说,“我们不强求队员都从事足球职业,只希望她们遇到困难时,有本领过好自己的生活,比夺冠更重要的是,拿下人生的世界杯。”

上一篇:强迫症存在哪些危害性_寻医问药网精神心理科频道
下一篇:没有了